虽已上市,美图CEO吴欣鸿的挑战却刚刚开始

06.12 2017 2017-06-12

(凤凰科技/白杨)

美图M8


“公司上市以后,我最大的感受像是重新创业。”吴欣鸿接受凤凰科技专访时表示。

创业对于这位美图CEO来说并不陌生,1981出生的他,从18岁就开始捣鼓域名生意。随后还做过企业网站服务公司、交友网站等,但直到2007年做出火星文转换器时,才算小有成就。

火星文转换器是一款将正常的汉语文字转换为生僻字或者非通用字的工具,一篇正常的文章就会变成所谓的“火星文”。在那个时候,这类文字一度非常流行。

使用火星文的背后,是年轻人希望展示个性,每个人都想要有特点。但有意思的是,吴欣鸿真正获得大成的创业项目,是让人们实现一个共同的追求,即对美的追求。——都变得更漂亮。眼镜更大、皮肤更白,这是大部分女生使用美图秀秀的原因。

吴欣鸿非常喜欢摄影,他在2008年做出了美图秀秀。这个项目历经了从修图到美颜、从PC工具到手机应用、从单一app到多款app以及手机硬件的一系列,终于在2016年年底在香港上市。美图秀秀公司也成为继腾讯之后港股最大的互联网IPO。

在外人看来,吴欣鸿已经成为上市公司CEO,达到了事业巅峰。但实际上,对他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AI将是所有产品的底层支撑

 

公司上市,意味着站上了一个更大的舞台。而这种环境的转变,也对企业及企业管理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吴欣鸿告诉凤凰科技,自己已经感受到急需补足一些能力的紧迫性。

吴欣鸿在美图IPO现场

他觉得自己需要补足的是“数据能力”和“招人用人的能力”。

首先是数据能力。现在,数据被称作是互联网的水电煤,很多企业都开始强调数据的重要性,但真正敢说自己用好数据的企业并不多。美图拥有大量的数据,但它对数据进一步处理的能力还远远不够。

举个例子,美图提供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美图核心影像应用处理了超过680亿张照片。

这680亿张照片现在就是美图的一座数据“金矿”。如何去开采,就需要有足够的数据处理能力,其中包括数据存储等硬件条件,以及数据的归纳、分析、计算等技术。这时,专业的人才更是必不可少。尤其是在一些前沿技术上,首先要拥有足够的人才,然后才可能率先获得突破。

AI技术便是这种关系到未来的能力。吴欣鸿告诉凤凰科技,他很惊讶AI对于美图现在所做事情带来的巨大提升。未来,AI将是美图所有产品的底层支撑。

去年底,美图秀秀推出第一个基于AI技术的手绘功能,并在海外掀起了一股热潮。而今年,美图将发布更多基于AI的产品,包括AI试妆等。

 

产品更加聚焦

 

在美图公司的管理上,吴欣鸿和董事长蔡文胜有着明确的分工。他负责产品和公司运营,蔡文胜负责公司的战略和资本层面。

吴欣鸿至今仍然会参与到每个产品的设计和开发。他告诉凤凰科技,与以往多产品的策略不同,美图接下来将更加聚焦。主要围绕美图秀秀、美颜相机和美拍三款平台化产品来发展。

之所以进行聚焦的调整,主要是因为他发现按照之前的产品思路,分散了太多精力。“一家公司需要一条主线,如果每个产品都很平均,没有特别拔尖的,会很要命。”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是美图已经无法应对这么多产品的同时发展,只能优先选择这三款发展最好的产品,其他的作为补充。

为什么这样说,一方面是产品过多,美图所需要面临的竞争压力也更多;另外就是商业变现迫在眉睫,产品聚焦以后,更利于协同以及新的尝试。

他自己目前投入精力最多的项目是短视频应用美拍。短视频行业三年前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玩家,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公司进入到这个领域。今日头条都开始发力短视频,成为了美拍的竞争者。

吴欣鸿谈短视频

不仅是玩家数量的变化,资本的涌入更是为短视频领域的竞争增添了许多戏码。根据《2016短视频内容生态白皮书》显示,仅去年一年,短视频内容创业方面就完成超过30笔融资。

进入今年以后,资本市场的追捧又演变成巨头的角逐。腾讯3.5亿投资快手、百度投资人人视频,阿里投入20亿支持新土豆转型为短视频平台。BAT的相继加入,让短视频行业又变成一场站队的游戏。

吴欣鸿坦言,在美图的几个产品中,感受到压力最大的便是短视频领域。

一方面是其他平台动辄上亿元的投入,这对美拍来说多少会有一些影响。另外是巨头的参与,给其他平台注入的不仅仅是资金,更是各方背后的生态资源。

面对这些,虽然有压力,但吴欣鸿还是比较乐观。他认为单从流量角度,美图并不会吃亏。美图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美图应用的月活跃用户总数为4.5亿,其中美拍为1.14亿。

“美图其他产品的流量入口很强大,并不亚于这些巨头,只是还需要一个时间过程而已。”吴欣鸿说。

目前,美拍的内容还都是分发在美拍app上。但未来,美图希望所有产品之间能够共享流量,即通过旗下所有的产品,都能看到美拍的内容。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值得注意,就是在短视频的第一梯队中,美拍是几乎仅存的没有巨头背景的平台。

 

急迫的商业变现

 

对美图来说,还有一个摆在其面前最为棘手也是最为紧迫的事情,就是商业变现。

从左到右:徐小平、蔡文胜、李开复、吴欣鸿

去年IPO时,对美图“亏损上市”的质疑屡见不鲜,不仅如此,超90%的收入都来自手机硬件的情况也一直遭人诟病。因此,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在上市时提出,美图预期在2017年第四季度,实现硬件以外其他业务的盈亏平衡。

这也导致美图上市后无论做什么,都会被问到关于变现的问题。实际上今年以来,美图在商业化方面做出了两次尝试。

最近一次是在5月末,美拍推出“M计划”和“边看边买”。从商业模式来划分,前者代表广告,后者代表电商;在之前是今年3月,美图推出独立电商平台“美铺”。

美图独立的电商平台——“美铺”

美拍推出的两项内容还有待检验,而美铺在经历两个多月的运营之后,已经暴露出了一些问题。

吴欣鸿告诉凤凰科技:“美铺的发展速度没有预期的快。最大的问题是定位不够清晰,用户可能都不知道美铺是什么。“

美铺发布时被定为成一个时尚分享购物社区。采取的是B2C2C的买手模式——由时尚达人(买手、网红、时尚意见领袖)连接品牌商品及消费者。

这种买手模式还好理解,因为美图最强大的资源就是各类爱美的达人。但美图做电商的目的本来是希望进一步挖掘用户流量的价值,而推出独立的美铺App就意味着重新获取用户,这个流量成本太高。

所以,若现在问吴欣鸿美铺是什么,他会告诉你:美铺是美图核心产品的电商模块,会作为一个SDK嵌入到各个产品中。

在吴欣鸿心中,他对美图三个主要产品的平台化方向都已经有了明确的定位。未来,美拍是短视频社区,美图秀秀会趋向于社交平台,而美颜相机会偏向媒体和云服务。

其他两个还好理解,美颜相机的“媒体和云服务”有点让人难以理解。吴欣鸿解释说,可以把美颜相机理解成女生版的今日头条,用户通过下拉就能看到很多女生感兴趣的内容。而云服务方面,是根据用户画像进行一些个性化推荐,比如说知道你长什么样后,产品会给你推荐怎么做发型,怎么化妆等。

吴欣鸿给美图勾勒出一幅颇具想象力的未来蓝图。但也如其所说,很多内容都是在摸索。

距离上市已经过去半年多,我在采访的最后,让吴欣鸿给美图这半年的表现评个分。他给打了70分,之所以被扣掉30分,吴欣鸿是觉得美图整体的速度还不够快,包括做产品、做AI以及做商业化的速度都不够快。

现在,距离第四季度兑现盈亏平衡承诺的时间已经所剩不多,美图确实也需要加快速度。届时,吴欣鸿将交出“重新创业”后的第一份全年成绩单,而刚过及格线的70分,显然不是他所预期的成绩。

上一篇:巴西最大美妆厂商Natura和美图联手 在巴西推出口红AR试妆服务 下一篇:美图公司入选恒生中国(香港上市)100指数